7.0

2022-08-31发布:

【琳姐在我的青葱岁月中】【6】【待续】

精彩内容:

    琳姐的服裝公司開起來了,是與兩個朋友一起開的,一個出資人是大股東,也是法人,一個是社會大哥,琳姐本人精通服裝行業,所以她做公司的運行,就是總經理。公司辦公地點在縣城西邊,再西邊就是西郊方向,西北面是開發區,是服裝加工廠。因爲琳姐多年的行業經驗,把公司每一步走的都很穩,産品進駐商業街,進駐最大的批發市場,從批發市場走向周邊,其中除了琳姐的水平就還有社會大哥的力度,因爲進駐批發市場的阻力是很大的(雖然我不是了解很多,但是只這部分就夠寫一個系列的),進駐商業街初期都是虧損,還好有大股東的資金做後盾。春天時候還只是一個消息,初冬已經堅實的運營,她的計劃就這樣落實下去了。

    這個階段的琳姐增加了通訊設備,愛立信手機,我可以給她打電話了,這個時期我的學校搬了新樓,學習也更加緊張,周六上午已經不休息了,爸爸讓我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,那時候的租房費用還很低,我租了個一室一廳。

    是琳姐幫我找的房子,還幫我布置了一下,周六我就入住了,算是拎包入住型,因爲一應物品都是琳姐幫我安排好了。那個周六下午我還是先回家准備了一些東西,把換洗的衣物打包帶過去,過去的時候已經下午4點多了,北方冬季的下午4點鍾的天色已經逐漸暗戀下來。我到的時候是琳姐給我開門,屋內還擺好了一桌飯菜,她說:“外邊冷不冷啊,快進來,暖和緩和就吃飯。咱們慶祝喬遷之喜。”,換了衣服後首先我們先抱了抱。

    吃飯,飯菜都很可口,喝了點紅酒,其實我喜歡喝白酒,但是琳姐不讓喝,說“白酒影響記憶力,現在是學習的時候,就不要喝白酒了。”,她吸煙,但是還讓我少吸煙。飯後我們一起刷碗,然後看了會電視,這裏有工廠家屬區的閉路電視,經常播放一些尺度較大的影片,《赤裸羔羊》確實是好看,期間邱淑貞與任達華做愛十分火爆,片中坐姿激情的時候琳姐說:“真好”,我說:“是啊,哈哈,我也可以。”,琳姐說:“是我們也可以”,這種情況是看不下去了。

    她拉下我的褲子,用手抓住,逐漸開始手動,由于影片情節的刺激我已經硬了起來,被她這樣一弄就更堅硬了,我坐在沙發上,她伏下身子給我口交,幾下之後,她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,然後蹲在我前面,開始大口大口的吞吐,
時不時用舌頭舔著出水口,舌尖在周圍圓摸,感覺好極了,配合著每次的吞吐用手做著上下的動作,粘液順著流下去,聽到她每次運動套弄時發出“噗擦噗擦”的聲音,她時而擡頭看看我,我用手按著她的頭,看著她大大的眼睛好像很無辜的樣子向上看著,會說話的眼睛給人以強烈的心理觸動。10幾分鍾之後我幾乎是要射出的感覺,她忽然吐出,用手指一下捏住,我頓時失去了欲噴的感覺,她蹲在那裏壞壞的笑著,然後用手套弄了幾下後又吃下去,加快速度了,很快就射出,射入她的口中,她喉嚨蠕動後說:“好多啊”。然後再次放入口中,舌頭溫柔的滑動,她喝了兩口紅酒,坐過來與我親吻,笑眯眯的看著。

    臥室,我脫去她的衣服,讓她躺在床上,用舌頭在她身上遊走,品嘗每一寸絲滑,剝開頭發親吻她的耳朵,呼吸加重,親吻她的雙乳,輕咬乳頭,用手不斷的揉摸,享受豐潤彈滑。輕吻她那明顯是經過整理的叁角地帶,分開障礙直奔災區,早已經是瓊漿漫流,用舌頭剝去兩片,徑直插入,感覺到她的鹹鮮濃郁,用舌尖一次的挑逗,她的身體扭動,以迎合每一次挑逗帶來的快感。拿出套子,讓她幫我套在上面,拿起便插入,瘋狂的肆虐。插的她哀聲連連,不罷休。抱起她來坐在床上,下面沒有停止的插動。抱著她的身體,雙臂促使她身體起伏,一次次後仰,頭發不停的甩動,每一次都深度插入,身體充分的摩擦,彎曲黑絲帶著粘液毛間互相黏連,身體前後撥動,雙胸跳動,舔食乳溝出的汗滴,輕咬乳房,強烈的呼吸在彼此耳邊掠過,我們不在需要世界,不在需要時間,只要彼此。

    這次之後我們一周沒有見面,通過幾次電話。

    周一,表哥來學校看我,送了我一個鑰匙挂,一個長15厘米,直徑18毫米的圓木棍,一端有個空,空上挂著鑰匙環。我問表哥:“這是什幺?”,表哥說:“你可以把它當做鑰匙挂,檀木的,好東西”,說著從牛仔褲兜裏拿出一個一樣的一個,說:“你也可以這樣”,說著把一端的環子套在小手指上,把圓木棍握在手裏,做出向前刺去的樣子。我一下就明白了,這個是用來捅對方肋骨或腹部的,檀木的硬度,這個的構造,力度相當可以了。圓木棍的一端刻著一個小字“田5”,我以爲是工匠的姓,表哥說:“我大哥田華定做的,你這是第5個,我這個是田6。”,我說“大華這字留的也真是夠奇葩的,如果做一百個還田100嗎。”,表哥說:“不,只做了6個”。與表哥聊了很多,他還問我在這裏開心嗎,有沒有麻煩等等。

    周末去看了大軍,上周他把讓人我一個關系較好的初中同學痛打了一頓,並且訛下五百元,原因是一個小弟的小弟被打了,所以報仇,先打,再要錢,五百元中大軍拿了叁百,剩下兩百由小弟自己分配。大軍說:“我知道那小子與你關系還行,但別在意啊。”,我說:“哥,沒關系啊,與他是有點交情,但是分與誰比,有什幺事情我都是站在你一邊的,放心。”,下午我遇到大軍那個小弟的小弟,小靈通,就是經常打聽信息的一個小家夥,一看就是欠打的樣子,哈哈。下午小靈通找了目標要去窺錢,要我幫忙,去之前還囑咐我:“就是嚇唬一下,別真打啊!”。

    冬季了,我爸爸整個冬季都在家休息,並且要求我寒假期間回家住,所以寒假期間我很不自由,盡量不惹事,與琳姐也只能偶爾見面。